a letter fot u

 

 

原本是想要用英文的你來增添一點性別的想像色彩,

蒙上神秘面紗,自己的安全感也能多少長高一些。

不過我英文不太好,也知道妳英文不好。所以就算了吧。

在這一刻還是別ㄍㄟ掰對彼此都好。:)

 

 

 

只有妳知道我是在苦笑嗎?

 

 

 

報喜不報憂,不要讓別人看輕,這點負擔我承受得起

滿腦子都是妳說過的話,知道妳對我的重要性了嗎?

即使我以前多麼地不屑一顧

 

逃避,哦!用美化一點的醫學用語,

稱之謂:「自我隔離」了好一段時間,

今天,因為妳的關係,我代表妳,

上台北參加了一個煞有其事的協會籌辦面談。

在開始的前幾個小時,甚至還在猶豫該不該出席,

會不會影響我在""放下""過程的時間長短。

最後,決定深呼吸,為妳站出來,為妳的選區,

甚至為南部的人民站出來,

替妳在生命的最後,為妳的執著,

從社會上爭取一些生命的熱度跟貢獻。

 

妳知道痛苦的是什麼嗎?

第一件事,是妳發現,

          出席者無論身分、知識、資源、

          社經地位都比妳要好得多,

          而她們歷經的困難、付出的時間與能力,

          遠比妳多更多,但卻也遭受到阻礙的時候。

          那是一種絕望,對社會現狀、也是對自己。

第二件事,是發現,

          鼓起全部勇氣以為能為妳的最後火花挺身出做點事,

          卻驚覺自己的能力之渺小、立場之複雜,

          而不能公開發表任何言論與貢獻的時候,

          那種無奈與怨嘆。

最後一件事,也是幾乎擊碎保護牆的一件事,

          是檢視到最後,我的應變能力,全然變成了妳。

          結論總覺得,

          找立委、民代、贊助商,

          在社經地位要有一定水準或潛力的人才有能力推動,

          在現實社會中,光有熱情是不夠的!

          人民需要好,卻也需要麵包。

          魚水共生的理論老生常談,

          魚要水能活、水要魚能動。

          所以有些不愉快、有些無言、些許無奈,

          也應該和顏悅色地對待他們,出席些場合、

          爭取曝光度跟關係。 

          而不是針鋒相對、

          逼問問題去打破關係甚至被設為黑名單被封鎖。

          那些,我曾經以為的黑,

          認為妳的花蝴蝶手腕、趨炎附勢的心態,

          所有我嗤之以鼻的態度跟應對,

          原來都有一定程度的灰色地帶。

          我甚至不知道妳抱著甚麼樣的想法去執行這些事,

          無從得知,也永遠無法得知,

          徹底的崩塌了我的保護牆!

 

我又想縮進去蝸牛殼了,妳知道嗎?逃避是一件多麼安全的事。

價值觀的轉移,必須日新月異,而不是一瞬間,

為什麼必須承受這些事呢?為什麼非得是我呢?

妳能明白保護傘破洞的恐慌嗎?

 

原諒我吧,現在的我,是妳那個有公主病的女兒。

安全感跟螞蟻一樣渺小,相同低矮的小公主。

是那個妳認為學歷高高、EQ低低的小孩子!

 

逼迫自己進步,要用健康一點的方式,是吧?

是吧!

我現在只能這樣,妳能原諒我嗎?

妳還會繼續愛我吧?

 

p.s. 我愛妳,真的愛妳。

 

          

 

 

Donna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