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都有睡眠障礙的困擾,

習慣性在睡前反思今天未完成的種種跟明日待做的工作,

久而久之從思索轉為焦慮。

這個情況通常一個人睡時比較容易發生。

媽媽意外過世後,失眠的狀況更加嚴重了。

那天是在半夜快12點接到電話,聽到媽媽出了嚴重的車禍,

要我立刻趕回家。

人在台中的我,坐計程車到高雄時,

已被告知不用到醫院直接返屏東老家就好。

(當時心中感到莫名不安,只是不願意相信)

媽媽其實是當場死亡,急救無效後已經讓她回家了。

到家後,本來本來本來還抱著一絲絲希望的我,

映入眼簾的是簡易靈堂跟燒紙錢的畫面,

(到現在,一個人的時候,還是會反覆出現這個畫面)

只記得當時的我抱頭痛哭,蹲在地上,

大喊著怎麼可能、怎麼可能之類的話語。

姊姊要我進去燒香跟我媽說我回來了。

 

「媽,對不起,我回來晚了」

恍神地拿著香蹲在她旁邊輕聲地說著。

 

至此之後,我害怕深夜的電話,但卻更怕漏接電話,

我怕我會錯過什麼。

 

因為無法入眠而求助診所,

曾經被診斷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(PTSD),

當時吃的藥我已經忘記實際的名稱了,

只記得有急速入眠的藥以及焦慮的藥,

其實當時的藥物非常有用,只是卻開始有疑似移情作用的反應,

醫生非常具有專業知識,

立即就阻斷了所有的幻想及私人聯繫。

現在我在高雄市立大同醫院求診,

為避免再發生同樣的事情,我選擇求助年輕的女醫師,

同性才能避免相對性的困擾,這是近六個月之後的結論。

 

無時無刻被失控的情緒拉扯,手抖的現象日漸嚴重,

手拿筆時無法第一時間下筆;

跟陌生人對話時,我的嘴角開始會發抖,

當別人說妳很緊張嗎?我覺得很丟臉,然後就抖得更明顯了。

以前的我,總是被稱讚落落大方的,

常常被拜託成為音樂會接待及公關的職務,

現在,我卻會發抖。

然後,我開始會覺得頭暈、麻痺、呼吸困難,

最後,只剩下丟臉跟躲藏。

 

我現在的藥單:

1.Inderal 10mg。(恩特來)早飯後,晚飯後各一顆。

  主要是治療手抖、焦慮的困擾。

  實際狀況:效果非常好,

            只要我有吃,手抖的情況控制得非常得宜。

  看診至今第三次,是依然存在在藥單之一的固定名單。

2.Diazepam 2mg。(煩靜)需要時服用。

  主要是治療憂鬱、神經症況。

  實際狀況:不知何時,我的自律神經似乎有失調的症狀,

            曾經因為急速失調,送過急診。

            一開始的時候,

            我只在思念媽媽、奶奶

            跟接到家裡電話的時候焦慮時才吃。

            現在是每天早上都會配合Inderal一起吃,

            我對這個藥非常無感。

  看診至今第三次,也是依然存在的固定名單,

  但從晚上兩顆到從需要時一顆。

3.Efexor XR 75mg。(速悅)睡前一顆。

  主要是穩定情緒、改善心情。

  實際狀況:我一直不感覺到服這藥有穩定心情的作用,

            一來可能是我夜晚本來情緒就會特別敏感,  

            也有可能就是那種醫院跟藥商的私下交易,

            管他有用沒,開就對了,你懂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看到副作用是失眠的時候,

            真的很想賞這顆藥兩巴掌。

 看診至今第三次,依然是固定名單,

 讓我懷疑是第二種可能的機率大幅上升。

4.Modipanol 1mg。(美得眠)睡前一顆。

  主要就是助眠。

  實際狀況:第四種藥,是這次就診換的新藥,

            因為史蒂諾斯對我完全沒效果,

            老實說,我有查詢藥品的習慣,

            (個性使然,超愛查資料)

            當看到是三級管制藥品時,

            心中是一股莫名的雀躍感,

            這下我可以好好睡吧!

            一直有這種念頭想快點試試看。

            但服藥兩天,我只覺得很痛苦,非常痛苦。

            我有紀錄的習慣,貼給想嘗試的人看看:

Day1. 試Modipanol,半至一小時入睡,對我來說算是快速,

      睡眠時間大約五小時,最後是因為我說了夢話而醒來。

      我夢見我姊哭著打給我,然後我回她話,

      是真的從嘴巴說出,然後就醒了。

      之後就無法入眠。

Day2. Modipanol,pm. 8:40吃,很快進入睡眠,

      約9:50開始有幻覺,

      我以為已經起床,卻無法張眼。

      身體好像走在別的地方。

      頭撞到,我要報警,可是警察一直沒來,

      身旁很多朋友都急著辦派對,沒人理我。

      我的右腦跟右頰腫起來,

      一直吐出冰塊,卻還是腫的。

      我意識到這是夢,

      以為抓著手機要撥號求救,希望能藉此把我叫醒,

      可是鎖機密碼一直解不開,無法播出,

      硬撐起來,張眼卻是多了好多門沒有關,

      我一直把門一個個鎖緊,然後意識到這是假像。

      我以為我再次坐起,找不到手機,

      (真的在實際上)伸手到處抓,

      直到kuma驚醒,舔我抓我,

      昏沉中拿枕頭旁的手機,

      終於撥通給最後一個通話的人,才真正坐起,

      現在是pm.10:07,我發著抖打著這篇記事本。

 

這藥我試了兩天,雖然很可怕,但仍然會持續試下去,

為什麼?

我最近好喜歡一首歌,

 

OneRepublic - Counting Stars

 

裡面有一句歌詞,深深地令我癡迷,

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me so alive.

 

因為不存在感真的太深了,

所以傷害自己反而成了最深刻的存在。

我會繼續記錄下去,直到下禮拜二換藥的時間。

   

 

 

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Donna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W
  • 移情作用的連結解釋我看了好久,沒有全部摸懂,不過看到一半突然想到催眠術。

    仙人掌無論如何都要堅強的在沙漠裡生存喔!
  • 我查了一下仙人掌的資料。
    它進化,它休眠
    它為了活下去,甚至改變了器官。
    我看著螢幕上仙人掌的紙條想著,我是嗎?我做的了嗎?
    你知道,卻總是疑惑不解

    Donna Lin 於 2014/10/16 23:32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辛苦了,如果真的睡不著,退黑激素似乎效果不錯,個人的使用心得,比助眠的藥效果好,比較像自然的睡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