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因緣際會跟一個孩子玩了幾分鐘,

小小的手指,一臂可以抱起的重量,玩著ㄉㄊ不分的遊戲。

竟發現自己可以笑地如此洋溢;

看著一家三口的互動,在落雨的繁華都市裡,

幸福好像就是這麼簡單。

人生還要什麼呢?

詫異自己還有這樣一面,渴望家庭生活了嗎?

過去兩年,我以為我在尋找我自己,

原來繞了一大圈,只是將最初不願意接受的局面,

用另一個緩慢的方式完成。

官司全部落幕了,房貸揹著運轉了,公務員報名繳出了,

看似好像完成對妳的階段性任務了呢。

接下來反而換我徬徨了

林姿吟,你要的是什麼呢?

我曾經不知不覺用虐待自己來無聲地向這鬼島控訴,

酒駕危害的不只是一個生命一個家庭還有更多孩子跟家庭凋零,

在幻想中用拍紀錄片的手法,遠眺著女主角的

絕食、喝酒、吃藥、吐酸水、暈倒

折騰自己卻如同小石子丟向大海激不起一絲浪花,

換來的是滑落的褲子、消瘦的臉頰跟受傷的身體,

世界,哦,不,即使只是鬼島,也無法激盪起幾天亮點。

我開始玩起火,既使知道那不是最想要的,

For Fun,是對的嗎?

這個我,迫切需要在燈火闌珊處找到原來的那個人,

但原來沒有人會一直在燈火闌珊處等待一個怪咖

那個我,知道了原來如此,所以要自立自強,

但說服我的是哪個我?

人生最渴望的是哪個我?

該放下的是哪個我?

該追隨的是哪個我的真理?

Donna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