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發至今934天。
直到現在我仍然下意識會忽略酒駕的新聞。
今天突然看到蘋果頭條。
「崁頂鄉」讓我忍不住點了進去。
沒錯,是我的故鄉,我媽的.....。
那條從東港到崁頂的道路是非常筆直的大道,
很容易極速狂飆。加上那個酒測值....
以下我要講的是從來沒有發表過的言論,
如果有人可以轉告受害者家屬,轉貼也非常歡迎。
 
在事發當日,肇事者林東隆是直接羈押,保證金50萬。
他的老婆跟小姨子在頭七前一日帶著一位他們鄉的鄉民代表(還是主席我忘了)和我們鄉當時的鄉代主席,
一起來我家談祭拜,認錯跟美其名和解。
我們當時全家仍處於無法接受的狀態,但我們沒有通知任何人,也沒有任何言語或肢體暴力。
當時她們的說法是會負責,兩邊鄉代也是河蟹磋談,喝醉酒誤事來試圖和緩。
我只記得我爸說了一句話:
「他高速直接撞飛我媽,卻沒有停下來,加速逃逸,直到被警車攔截,這跟撞死路邊的狗有甚麼差別?」
結束後,那兩位鄉民代表,車停在我家對面,那裏,是我親戚開的「小吃部」。
 
那時候其實我沒有太多法律知識,就算有我也沒有心力去想。
幸虧當時的副鄉代主席(現任鄉長)林光華,同時擔任受害者家屬保護協會的會員,
是他全程陪著我們,寫狀紙、送調解,申請假扣押等等。
 
兩次調解都是我們主動申請的,
第一次開八百萬和解,他老婆和她帶來的"女性朋友"不能接受,
說會考慮、我們也讓她主動提認為適當的賠償或補償方式,原本都是她們都是哀傷、對不起
後來我們當時的鄉代主席進來後,她的女性朋友臉完全變了,
主席你好~笑臉迎人~主席~主席~主席~你記不記得我?~
然後當時的鄉代主席就坐過來,說了幾句搓湯圓的話。
 
第二次調解,內容我忘了,總之,就是完全沒有下文。
 
第一次看到林東隆,是在法院的調解室,他看到我們就是下跪,說沒錢,說不如把我撞死。
(老實說如果可以,我當時真的很想)
調解不成,接著我們進入訴訟過程。
 
林東隆堅稱沒有錢,沒辦法,很無奈,
他配置的公設律師(至今我仍然非常生氣):
他說~林小姐你也不用一直瞪著我,我是公設的。
  他就是喝醉酒沒有意識了嘛~只是這場酒比較貴!
我真的氣瘋了,當庭的人可能也傻眼吧
審長說,我沒有禁見,你為什麼不去詢問你的老婆或親戚,你的態度非常消極(修飾過的)
結局是判七年兩個月。
我很謝謝當時的審判長,還有書記官在庭後對迷惘痛苦的我說可以去找法扶提問。
 
接著,我收到對方的上訴通知單(我方沒有上訴)
他的原因是「判太重」,他有兩幼子跟媽媽要養等等。
當時的審長問他,那你為什麼不談和解?也沒有要談和解的方式跟解決方法?
和解你可以減刑阿,你名下都沒財產嗎?也沒報稅?那房子車子是誰的?
他終於說出那是掛在他老婆名下的,因為他欠銀行錢。
(我當時真的氣瘋了,不是因為我想要多少錢,而是肇事者這樣擺爛遮掩的態度非常差勁)
(再多的錢,都喚不回我媽的生命,我想要的是真心的認錯跟誠摯提出補償的同理心)
我記得我在二審前第一次買了刑訴、找了法條,
再最後補充申明時,我說了一些依據,引述了一些她老婆在另案說的話(下面會提)
然後刑事部分維持了原判;七年兩個月。
 
接著我們走到刑事附帶民事的賠償問題:
當時不甚了解,其實經過上述的過程,我們也沒有保有什麼希望,
直系血親尊親屬、配偶、直系血親卑親屬,都可以成為告訴人,
但是我爸,他不捨我每次開庭後都崩潰,跟對方闡明的惡劣消極態度,
他希望我放棄,其他人也都寧願不和解,希望他被關死最好。
我的立場很複雜,我也希望他被關到最久,盡量不能假釋,
但另一方面我希望我拿到一部份的和解單,
一輩子追著他讓他知道他的不負責任行為造成我們家一輩子的傷痛。
最後我得到了我這部的和解。
 
另補述我當時也有告車主,(就是他老婆),因為當時在派出所,他老婆也在,
而且我哥說她也有酒味,然後她是「小姐」,有證人提到她在計程車上有跟老公通電話分開去喝。
不過,證人沒到場,她老婆的證詞是有通電話,但是提醒她要餵狗,管不了他老公,
管他就會被兇被罵。
老實說,雖然當時真的很生氣覺得都是推託之詞,但我不後悔提告,因為我至少聽到說詞,
因為我相信的確可能會有這種情形發生,畢竟她不在車上她不在身旁,不可能真正管的住老公。
(有趣的是我跟他老婆同月同日生,希望我以後不會嫁到這種爛老公)
 
法律難的是遇到這種完全擺爛、人生了無希望、總是帶有僥倖思想的加害人。
你得到了一張單子,證明他該賠償你多少錢,但他出獄何時你不會被通知,他不主動來道歉你就不知道
他報不報稅,有沒有開始賺錢,你也不會不知道。(除非你很閒,一直去查國稅局˙)
但追,累的是自己,因為更讓自己無法往下一個階段走。
不追,我覺得對不起我媽媽,因為我好怕,我放過了加害人,我媽的遭遇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。
如果我能有更好的攻防策略,或許能讓這些僥倖的人有所警惕,
畢竟崁頂鄉是個小地方,好事不出門、壞事傳千里,如果他得到教訓越多,僥倖的人可能越少。
屏東縣能獲得的專業協助真的非常少,更何況崁頂鄉。
二審的檢察官人真的很好,他看到對方的態度跟我身上的經濟壓力,
一再地提醒我,可以去申請補助,
然後我必須說一句,我後來真的去了,得到的答案是:沒有錢。
真的,就是這樣。end沒了,踢皮球到受害者保護協會,協會在踢給當任鄉長林光華先生,
我們家已經受他非常多恩惠,不好意思再去麻煩他,所以也就再也沒有後續。
 
事發至今,酒駕防治協會幫忙我很多,雖然不是實質上的,但心理安慰的確是有的。
最後我想說的是,
刑事部分,受害者家屬可以交給檢察官,
但民事的部分,還是請個律師直接幫你代理比較好,畢竟他專業,
而且你不會一邊傷痛一邊要受到對方和庭長的羞辱。
(對,羞辱,因為當時提訴狀的時候,沒有確認到當事人能力的問題,
我外公失智,必須由監護人名義代理,在法庭上那位女審長翻白眼、不耐煩,
對不起,我當時真的不懂,而且我認為對方沒有錢賠償,所以不要再花律師費,
但我現在學會有闡明權,可以改,可以用,甚至可以提醒我暫停出門左轉法服機構改)
 
總之,結束了。
這就是我我改念法律的原因,
或許仍然是半調子,但希望我能幫上被害者一些忙,就像當初刑庭書記官對我一樣。
 
然後請聯絡台灣酒駕防制關懷協會(http://www.tadd.org.tw/index.htm)
地址:台北市紹興北街35號4樓之一6  電話:02-23931676  傳真:(02)23931686
他們真的很熱心會陪著你解決,
只是仍然是在北部至中部,
南部仍然缺乏資源,希望有一天,我們選出來的縣長、鄉鎮長、甚至民意代表,
會為我們爭取到一樣的待遇跟協助。
 
這是我第一次沒有哭泣的打完所有過程,934天,我終於躍進了一大步。
 
 
 
 
 


補上當時新聞連結,其實我一直不敢再觀看,
但我要說新聞有錯誤的地方,
我媽媽不是在路邊接電話,
她是要準備離開的時候,轉身告訴當時在場的友人說
前面很有可能有臨檢哦,騎車記得戴安全帽。
(這是當時在場的友人說的)

另外之前在PTT有人提出為什麼我媽媽半夜會在檳榔攤,
我想說的是因為她的身分,那是她的轄區,
她常會在那邊聊天泡茶,作一些選民服務跟資料收集。
 
 
 
 

Donna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Donna Lin
  • 再次回顧文章發現有些許錯字,
    很抱歉,雖然沒有哭,但是心情還是有一定的起伏,
    請原諒我目前暫時沒有心力再改,或作補充說明,
    不好意思。
    歡迎轉載分享。
  • 悄悄話